郭传志:驳公知“阴谋论”

中国社评网    发布日期:2020-2-18 10:32:39    浏览67次

人类社会里,只要阶级存在,国家存在,阴谋就无处不在

驳公知”阴谋论“

近日,因爱国人士质疑武汉病毒疑案,看到不少公知跳出来”洗地“,急于为美帝辩护;有人以网络作家周小平,华大基因尹烨,基因专家刘如谦,国防大学教授李大光等人的言论为依据,把爱国人士的质疑或揭露当成“阴谋论”大加挞伐,言称“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他们的眼里,帝国就是神般的存在,腹非不得,罔论质疑,否则就是“大不韪“了!


请看,这些网络大卡和专家大人们都说了些什么呢:

“生物防控情报工作必须拒绝阴谋论”。周小平先生这样说。

实际上,生物防控工作一方面是预防自然瘟疫,即防范非人为因素;另一方面则对不确定对象实行“有罪推定原则”,防范人为因素,主要是内外敌对势力的阴谋破坏,在当前的国际环境下对外防范尤其重要。

而生物防控情报工作拒绝阴谋论,就是要人们在思想上和实际工作中或放弃生物国防,或主动敞开生物国防大门,这正是阴谋家所求之不得的。因此,象周先生这番麻痹性言论,在美国恐怕被指控为危害国家安全,有资敌嫌疑。

周小平说,人工直接编写新病毒这种比较夸张的技术,目前是不可能存在的。目前人类顶多对病毒培养、观察、研究以及人工干预或刺激突变的技术性研究。因此,美国人制造病毒并投放到中国的荒唐言论可以休矣。绝对不是真的。

显然,直接编写病毒是困难的。但对病毒加以“人工干预或刺激突变”这是可行的。用于生物战的病毒没有人规定它一定得人工直接编写,那么人工干预或刺激突变的病毒投放于它们认为的敌国不行吗?而且这样的投放已有先例,何来的“荒唐”“绝对不是真的”?

周先生说,“……就国与国而言,一个国家向另外一个国家投放病毒细菌是属于战争行为,等于是正式宣战。所以,这并不是轻易就能启动的。美国不可能制造出某种细菌或病毒来祸害中国”。

但周先生难道不知道,帝国主义就是战争,战争是它存在的常态和本性。而战争有“宣而后战”和“不宣而战”之分,这一切都以实际态势来决定;至于单纯形式的生物战必定是不宣而战的,这又为生物战的特点所决定。也就是说,生物战是隐蔽战争,即使你知道谁是敌人,也难以找到实据。

至于周先生说美国“不轻易启动”和“不可能制造出某种病毒来祸害中国”。请问,“不轻易”是不是等于“不可能”?显然这是周先生的信口胡说和主观臆想,却是让人民麻痹在思想上解除武装的危险观念。

周先生又打比方反过来说:“同样是流感,美国死了6600多人,而中国才死了100多人,所以这个流感病毒肯定是黄种人针对白种人的武器。”

周先生似乎觉得武汉的瘟疫不够厉害。

我则认为您这种蹩脚的类比几乎是在耍流氓。难道经常发生流感的帝国就被自然之手捆住不能对别人动手?君不见,美国国内大量发生的枪击杀人案从来都是和它征战世界的步伐一致的!流感每年有,新冠病毒却迷雾重重,存有很大的实验室嫌疑,这两者能够类比吗?

周先生又说:“恶意投放细菌病毒这事似乎很容易,比如派个间谍把浓缩病毒或细菌投放到海鲜市场造成病毒扩散与传播。但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并且投毒者很容易留下被追查到的把柄。

这又是周先生的主观判断。人的能力相差往往非常大,你周先生做不了的事多去了,人家可是专业培训。至于留不留把柄,做坏事的人也总是要极力掩饰,力求不留下把柄,但往往又不幸落下痕迹。

《辩奸论》有这样的话,“月晕而风”“础润而雨”“见微知著”。坏事事先是有征兆的,任何本质的东西,都由表象表现出来,所以有人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便予揭露。于是公知们就不乐意了。

奴才为主子卖命自然理所当然,有时过了头,连主子看着也不顺眼。譬如在转基因上,大人们向来“越描越黑”。另外,有些事不理倒罢,执意否认,反倒有“此地无银”的感觉,武汉那个“蝙蝠侠”就犯了这个低级错,岂不悲哉!

这几年,我一直为华大基因感到耻辱,一个没有民族大义的企业行为已经构成对中国人民的重大危害,而正因为人民的宽容,给了他们续命的机会。

尹烨,这位生物学博士这样说:

“病毒是平衡自然的一种手段,!现在网上经常蔓延着一种谣言,SARS是针对黄种人特别是针对中国人的生物武器。我今天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是不负责任的阴谋论。

事实上,针对某一种族的生物武器存在不存在,可能远远超出这位哥本哈根大学博士的思维能力。连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高官也无法保证对内事务都了如指掌,你如何知道别人的秘密?我倒认为尹博士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罪责。

帝国挖空心思采集中国人的血液如果没有败类的配合如何能够得逞?关于这一点华大基因的头头脑脑们其实比谁都清楚。

一年前,我从哲学上思考,认为针对于某个种族进行攻击的病毒是相当难以把握的,因为人种之间的差异不可能那样的泾渭分明,必然有一个中间层次的模糊地带从而妨碍攻击的准确性。但是,新的证据表明,我们的敌人根本就不在乎什么中间地带,有时,他们连自己人甚至于自己的军人也会下手,迫不及待地让新研的武器由自己的士兵们先来尝尝。

这个博士说:“对于我们人类来讲,最大的危险不是人工造出的病毒,而是我们可能释放出来的这些自然界本来就是用来平衡生态的这些微生物。我们可以称之为恶魔”。

是的,这个恶魔常常会给人类带来流感什么的,中国的“伤寒论”“瘟病条辨”就在于降伏这些恶魔。然而,鬼蜮的“恶魔”人类终究不怕,人间的恶魔才是杀人不见血的妖孽,武汉人民的眼泪正在诠释什么叫做“知识越多越反动”。

有个网名子夜的风铃称:如果真的是基因武器,生物战,那么绝不会是非典、武汉肺炎那么“温和”,一定是极为惨烈、残酷甚至恐怖的,就算做不到种族灭绝,死亡人数也必将是以百万千万计的!(因此),把这次武汉肺炎疫情说成是某大国针对中国人基因的生物战,肯定是居心叵测,恶意挑动民族情绪,其心可诛!

对于这种咬牙切齿所谓辟谣,但愿不是卖身投靠的表演,如是,当真是“其心可诛”!

。战争是政治的延伸,在大多数时候是为经济目的服务的,因此,战争是多层级的,不一定都是“极为惨烈,残酷甚至恐怖的”。对照历史上的生物战,谁能说这两次出现于中国十分怪异的病毒疫情是“温和”的?尤其是这一次的武汉新冠病毒是“那么温和”的吗?

《科技日报》总编辑道:这些歪曲事实的阴谋论太过分了!在全球化时代,没有哪个国家会蠢到拿病毒当基因武器!

国防大学教授李大光说:“转基因是造福人类的伟大技术,有全世界科学界几十年的严格实验证明与支持,与基因武器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武器就算造出来,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具备实际意义。结论就是,基因武器根本就不符合科学原理,也没有制造出来的需要。谁要是搞这种玩意,等于直接搞死自己”。

但历史事实告诉我们,人类斗争从来残酷无情,即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也并不阻挡他们研制基因武器的脚步;拿不拿基因武器攻击别人,从来不由你们这些公知的意志为转移。

至于转基因技术用在农作物之上,这明显就是向敌方打开基因国防的大门,让祖国防不胜防。

值得重视的是,不久前,印度学者在新冠病毒中发现人为插入艾滋病毒的痕迹,病毒中S蛋白的4个不连续的点位被插入了艾滋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这个发现同武汉病毒所石正丽论文中对病毒基因人为改变的形态描述基本上相吻合。

这是个重大发现。如果印度学者的这个发现得到证实,则武汉新冠病毒引发的灾难就是一起惊天的阴谋事件。而这是需要国家安全部门介入确认的,在此之前,任何人的急切否定反而是值得怀疑的。

可就在这时,转基因编辑专家刘如谦出现了。这位美国背景的基因专家在没有作实际研究的情况下,直言印度学者的”这项研究不靠谱,纯属阴谋论“。而论据仅仅是对这项研究“高度怀疑”。他正是凭着这一“高度怀疑”得出结论:这个世界已经足够可怕,我们不需要错误的分析来激起阴谋论“。然而,阴谋的普遍存在,使这些学者的武断破绽百出,力不从心。

显然,阴谋的逻辑是:同谋者刻意否定;非同谋者无法否定。

刻意否定往往暴露自己,无法否定是因为迷雾重重很难否定。

人间的斗争是残酷无情的,帝国主义的疯狂是没有底线的,公知们的辩护是苍白无力和值得怀疑的。

据现有的资料已经可以得出结论,美国的生化战战略战术已经十分成熟,它的时间跨度之长,分布范围之广和造成的危害之大已远远超乎人们的想象。而且,在帝国主义编织的这张生化病毒大网里,甚至连武汉病毒所这样事关全国人民生命安全的战略重地都在其觊觎之下,大国意志有被严重侵蚀的危险。

谁不知道今天的帝国,指东打西,肆意妄为,无所不用其极,残杀和毁灭的长幕不断呈现在人们的面前时时见证着阴谋与屠杀的存在;从枪杀一个总统到推翻一个政权毁灭一个国家让人民陷于战乱的悲剧一直都在上演,而导演这种悲剧始终是帝国主义军事~政治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中华民族从来讲究厚德载物,以仁爱之心取信于天下,这并不证明以种族灭绝手段杀戮印地安人起家的把感恩变成屠杀的亚格鲁撒克逊的子孙后代以及犹太主义的利己狂徒们也会以同样的仁爱之心对待中国人民。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社评网,社评网,中评网,中国评论网站,评论,社评

上一篇:警惕抗疫战背后的舆论战
下一篇:万字长文为郭沫若辟谣:还历史一个铮铮铁骨的郭沫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