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困局源于其“挤占”了“社会资本”的发展空间

中国社评网    发布日期:2020-2-18 10:49:19    浏览2901次

尽管有总指挥“中西医并重”的政治指示,尽管有2003年中医大家邓铁涛在治疗“非典”中“无死亡、无转院、无后遗症”的成功经验,尽管有多家医院、多个病例使用中医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取得良好效果的“实锤”,尽管中医药治疗费用很低、方法简便,也尽管西医西药在治疗此种肺炎无特效药而束手无策,但在武汉这个疫区中心、重心城市,中医仍然难以得到大规模推广,当然增加了疫情伤亡,增加了防治困难。


为什么,患者生命悬于一线了,疫情控制非常紧急了,火烧眉毛了,还不大规模使用中医中药呢?原因太简单了:恰恰是中医中药疗效太好、成本太低、操作太简单、很多人都会,中医药尽管这些年、几千年在防疫上都表现极佳,所以,在防治这次疫情时,才不能“大规模推广”,才受到压制。这也是一种“怀璧其罪”。

因为,疗效好、费用低、操作简单、会的人多,直接导致当前的医疗资本丧失其“利润空间”,导致医疗业支柱产业地位的动摇,决定着其必然受到当前控制着中国医疗工作指导思想和医疗事业大半壁河山的资本势力的抵制。

稍详细点讲,如此大规模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都不用中医中药,不就患者就越多、波及范围越广、持续时间越长吗?患者多、持续时间长、传播范围广,那治疗费用不就越多吗?不就意味着相关西医西药的市场空间极其广阔吗?不就意味着医疗资本“财源茂盛达三江、生意兴隆通四海”吗?不就意味着医疗、医药足以成为支柱产业吗?不就符合以经济为中心吗?

经济,什么意思?就是对党和人民群众敲诈的意思。

为了从疫情中最大化利润,医疗资本的舆论早就说了,不能反对市场机制,不能说相关物资涨价是“发国难财”。当然,也更不能让中医中药挤占了相关医疗资本的“市场发展空间”。如果中医中药在此次防疫、抗疫中声名显赫、前程远大,那当然就破坏了相关医疗资本的市场空间、利润空间,严重打击了社会资本办医的发展势头。

中医中药,一幅药、一个疗程仅几元、几十元、上百元、几百元,上千元算是高的了。而且,全国各地当年的赤脚医生还多数都在,六十岁上下,作为医生,也算是年富力强。如果全国人民都在家门口看病,谁还往城市大医院跑——那有资本控制的医院。如果中医的四根手指头加上问几句话、观看一下脸色、神情,就能诊断病情、开方抓药、治病救人,谁还往大医院照CT、B超、彩超、核磁共振、验血……?如此这般,中医中药破坏了医疗产业支柱地位,就破坏了医疗资本的利润,资本控制的医疗政策、医疗舆论、医疗教育、医疗体系不反对中医中药、不压制中医中药才怪。

为什么,一款在美国连动物实验都没有做的美国新药就在中国被吹得神乎其神,并开始在中国人身上实验?为什么这款新药连实验都没做,就又爆出此药疗效良好的假新闻?利润也。试想,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如此剧烈,市场潜力如此巨大,如果这款新药早日投入生产、临床,那么,相关医疗资本不是可以大赚一把吗?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人家为什么要错过?所以,利用自己控制的舆论炒作一下这款新药子虚乌有的疗效,自然而然,顺理成章,不难理解。“双黄连”不就策略得当吗?不就大赚一把吗?

资本,包括医疗资本,只看重利润,人命并非关天,人命无关紧要,人命只是人家的市场空间、利润空间,很值钱,又很不值钱。资本所到之处,必然血流成河。资本,是海洛因、癌细胞、是寄生虫、是杀人刀;资本,就是灾难。在资本眼里,如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就是人家的一次盛筵,人家要独享,怎么能够允许中医中药插手?为了利润,资本可以杀人放火,可以不择手段地制造瘟疫、扩大瘟疫,可以眼看着病疫杀人而限制使用中医中药。何况,趁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在神州大地传染的东风,人家资本根本不用杀人,就可以赚得钵满盆盈——只须防范中医中药这个“程咬金”即可。

中医中药在此次全国疫情中发挥作用不大,其原因概出于此。要想救病救人,要想迅速防治此次疫情,清算资本逻辑、市场逻辑,才是唯一出路。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社评网,社评网,中评网,中国评论网站,评论,社评

上一篇:人民要有一个自己的正确抗疫方针
下一篇:孙锡良:“两会”与2020,民间有话说